迷失远远地望着望着你的背影我想到贝壳死去的刹那想到世界失去春天的情景在我诞生的时刻 我相信有一个世界和我一起诞生我们是世界的白天与黑夜永远不会变成仇敌的眼睛我迷失在幽深的森林天地依然存在 只是路上荆棘丛生阳光依旧灿烂 只是心已扭曲变形在彷徨和沉思中黎明慢慢走进我的心三月夜的冷峭终会充满仲春的温馨门 虚掩的门虚掩的门后总有一个真实的人生生命如果挂上一把锁就永远无法轻松前行博客网版权所有
梦*网*函数曲线 1 就这样走向一片朦胧......2 朦胧中,我心爱的吉他欢快的弹唱,唱我的随心所欲,唱那缕举手可及又举手不可及的金光的灿烂。                    3  一条主线翻飞于我的眼帘,点缀我童年稚嫩的笑声。 抛物线平挂于苍穹,宣响我心灵滚过的曲折的道路,反复吟唱着那个永恒的低点,如同吟唱那个向上的开口方向。                   4 风是柔软的.我乘着风飞过原野飞过丘陵,飞过高山飞过海洋,终于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温馨地休憩。 于是那段抛物线开始延伸,把那个低点追溯成遥远的风景。                   5 朦胧中我变成了一条鱼,自由自在地吸水、呼泡。水碧蓝碧蓝...... 风向我笑,水向我笑,我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自我,没有了各色的人和各色的人心。只有自由自在的风浪,自由自在的呼吸                   6 忽然一个声音惊悸了我。周围的朦胧急剧下降。 眼四看,周围原来是一张巨大巨大的网。 于是我的手脚处处碰壁。博客网版权所有
              记一次学生聚会 一月十八日晚上,在梦珠大酒店,原六班的学生聚会。 四十多个考上大学的学生,四个科任老师,四张桌子坐的满满的,我有一种久违的激动。 学生们有的变化惊人——打扮时尚前卫,为人高调;有的依然是高中时的模样——淳朴自然,脱不了学生的青涩。 他们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当我和原班主任进去的时候,一个学生惊叫了一声:“付老师——”她那夸张的声音如同迷路的孩子重新回到父母的怀抱,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气氛于是更加热烈起来。 说实话,两年多了,加上学生变化大,有的我一时叫不出名字了,他们一个一个来敬酒,我心里高兴,来者不拒,畅快的和他们对饮,仿佛是我的大学同学聚会。大度的杨生文依然是班长的风度,他是此次聚会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儒雅的秦杰和李明更显儒雅,稳重的饶露宇依然稳重,帅气的叶拉武风度翩翩,泼辣的冯杨英姿勃发,身材高挑的胡晶更加甜美,幽默的周游已经和我一样脸上桃花灿烂,豪爽的轩航喝醉了,依然拉着我拼酒,说什么“你喝一杯白酒我喝一瓶啤酒”的胡话,劝都劝不住。 看着学生一个个成熟能干了,我打心眼里高兴,我端起酒杯说:“来,老师祝福你们更有出息!有出息了可千万别忘了老师呦!”学生们都狂笑不已。 美好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我们不得不道别了。 美好中也有一丝遗憾,那些平时我关心更多的学生,这次大都表现很默默,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生就象一场聚会,我们都是会场上的演员,我认为,不管是什么角色,我们都要用激情去演绎我们的生活! 博客网版权所有
一 冬季如期而至。 我在原野上迎着寒风感受冬季的来临。 很迅猛很迅猛。似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当我还没有从往事的回味中醒悟的时候,冬季已铺天盖地而来。 残叶和尘埃被寒风随意驱遣,交织成一张巨网,骄横恣肆,横冲直撞,逼得人无法呼吸,整个原野左右摇摆。 这就是冬季。肆无忌惮。 二 田野里有只褐色的鸟在盘旋。 旷远的田野覆盖着一种无边的寒冷和深邃。没有炊烟,没有羊群。 我数着路旁一棵又一棵树,然后凝视一番,以坦然的方式期待太阳的升临。 路旁有渠,渠面很宽,延伸向远方,铺成一片别具格调的空间,无数神奇的诱惑孕蓄其间,闪闪烁烁。 面对冬季,我以潮润的心情感应着它的无所顾忌。 我忽然觉得冬季是一筐裸露的风,很干很干,很冷很冷,而且干得粗朴,赶得坦诚。三 口哨声被风吹得支离破碎。 面对冬季, 我忽然想起父亲那张饱经风霜的脸。想起那首父亲常哼唱的粗朴的农歌—— “冬季来了饿,庄稼归仓了,我们的日子……” 父亲哼唱这首农歌时,常常是在寒风中粗犷地劳作着,寒风撕扯着他那微斑的乱发…… 我问父亲冷不冷。父亲满不在乎地说:“这算什么?人这一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什么苦没吃过?只要你挺直腰杆!庄稼人没有冬季!” 庄稼人没有冬季?我愣住了。 父亲没有注意我的反映,寒风中,又飘起那首粗朴的农歌—— “冬季来了饿,庄稼归仓了,我们的日子……”四 口哨声被风吹得支离破碎。 面对冬季, 我忽然想起父亲那张饱经风霜的脸。 我匍匐在干燥的大地上,倾听田野的声音。 面对冬季,我微笑了。 我骄傲,我是农民的儿子!  博客网版权所有
生 日一遍又一遍我向母亲问起我的生日可母亲因年老已忘却了那个神圣的日子只记得那天有风 很大的风一遍又一遍我向父亲问起我的生日父亲只是放下镢头叹息仿佛有一把刀在他的额头划过 皱纹如川一遍又一遍我向别人问起我的生日没有人能告诉我 确切的日期于是 带着疑问我独自上街若无其事地观看路人的表情迎面过来一张稚气满溢的脸他用忽闪的眼睛问 ----你在找什么我抚了抚他的头 轻轻地笑了笑 轻轻地走过去继续观看 街上的风景博客网版权所有
灾难,敲醒沉睡的幸福 叶倩 灾难,让孩子们一夜长大,尽管它让人们永失至爱;灾难,让国人心手相连,尽管它让人们身心疲惫;灾难,让我们愈发成熟,尽管它让我们泪流满面…… 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我永生不忘;四川汶川遭遇里氏8.0级地震,我永生不忘;灾区满目创痍;胡锦涛、温家宝亲赴灾区,我永生不忘。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永生不忘! 我哀悼那些在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但同时庆幸自己还活着,还能为人子女,还能在教室中学习,还能和好友朝夕相伴,还能站在自家阳台上看黎明无限温柔的眼光。我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也可以在空闲时写些“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之类的话,可以故作深沉,以此表现我的忧郁。不过,今天,我发现,我,错了。错在不去珍惜这些幸福,这些在我心中沉睡的幸福。难怪有人说“80后”“90后”都是花花孩子,祖国的未来令人忧心。 但是,今天,他们发现,他们错了。错在没有看清我们的内心。其实,那同样是脆弱的、会啜泣的心。我们会被灾情牵动每一根神经,我们会因为感动而流泪,我们会真心为每一个死难者默哀。 当我看到孩子们那一双双纯真的眼,我的心,痛了;当我看到张明健默念“下辈子还要做你们的儿子”后失去意识时,我的心,痛了;;当我听到母亲用身体保护孩子时温柔的说“孩子别怕,妈妈在这儿”时,我的心,痛了…… 爱与痛同在,泪与笑共存! 今天,是震后第十天,我以为我不会再有感触。可当我看到已成废墟的北川中学,我想到我自己可以处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我是幸福的;当我听到那失去至爱撕心裂肺的哭喊,我想到爱我的父母、朋友,我是幸福的。 这场灾难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又夺去了多少我的眼泪。我在哭我自己,哭我的任性,哭我的颓废,哭
累 了累了。那是一种心的疲惫。 很多时候,不想说话,只愿静静地坐着,抽只烟,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这时,大脑一片迷茫。慢慢的,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像水一样漫过身体。无力,疲惫,无助,散漫……为什么我们总是摆脱不了生活的牵扰,情感的牵挂,责任的牵引,俗务的牵扯?伤在脸上,还要高昂头颅;泪在眼里,还要强装笑颜;痛在心底,还要挺直腰板。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无奈。我们的日子总是在这样的煎熬中慢慢流逝……累了,为何不去看看夕阳,看看落叶,看看清流,看看流云,看看炊烟? 做回真实的自己吧,我们的时光本来就是如此珍贵,如此短暂,为什么不在时光的履历中划出美丽的弧线? 微笑,对着自己,对着家人,对着他人,对着天空,对着风雨…… 累了,就给自己放个假,让心灵在湛蓝的天底下纵情地飞翔……博客网版权所有
手 掌 (一)与山对坐一种压迫撞击着我的身体如同在山谷里行走迎面满是水淋淋的风一丝幽眇的钟声踏着神秘的脚步走来风挥动着小手让我感受大地的脉搏和体温 (二)大地是一座潮湿的房子走进黄昏我的思想如一条饥饿的长蛇在空旷的原野上逡巡天的阴晴 仿佛早已准备妥当只等日期的到来便跑出来轮流站岗 (三)山路和树木交织成一张面目奇特的网令我头晕目眩不知道哪一条山路是在向山顶延伸光阴平淡静守着每一件往事心情依然在季节里风餐露宿(四)摊开手掌万水千山扑面而来一切都在静静流淌一如那幽眇的钟声与山对坐我听见黑色的历史在歌唱听见高山流水听见大江东去听见我的身体 如一片桑叶被不知不觉 蚕食博客网版权所有
继续悲欢离合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大学生活。 一明子被诊断为癌症。 这个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全班。当然明子是不会知道的,否则他肯定会从五楼顶上栽下去,谁敢玩这命? 于是就苦了我们同寝室的哥们。明子每天洒洒脱脱,我们却不得不装出两副面孔。当他在场时,大家若无其事,嘻嘻哈哈,只要他一出寝室,我们便愁眉苦脸起来,如丧考妣。 这天阿胖说明子的父亲要来看明子,又说明子的那一位也可能要来。 谁也搞不清这消息是真是假。不过来人是免不了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来个人看看反而不正常。 当然,这一切与明子无关,他依然活得有滋有味。 二 我和阿胖一起下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他拉着我二话没说径往教学楼后面的草坪走。我莫名其妙,不知他又发了哪根神经。 站定了。他依然不说话,只是歪着肩膀悉悉簌簌地在上衣口袋里一阵乱掏,好久才掏出一个瘪瘪的烟盒,居然从中抠出了两根有气没力的烟来,他把稍微丰满点儿的递给我,自己点燃耷拉着身子的那根,深深地吸了一口,惬意地坐在草坪上,并不看我。 我只好坐下,用手抚平烟体上的皱纹,让它变得好看一点。阿胖又要望月了么? “望月”归阿胖专有,这来自于他的爱情史。高中时他很寻死觅活地爱过一个女孩,那女孩起先还半推半就,后来见他考上了师范学校,觉得前途无亮,便跟公安局副局长的公子扬长而去了。到了大学后,他却历尽苦难痴情不改,为那所谓的爱情炮制了一篇又一篇散文和诗。其中有篇《望月》写得感情真挚,笔力深沉,把自己在月下的相思表现的淋漓尽致,炉火纯青,大有惊天地,泣鬼神之神韵。然而女孩却脸不变色心不跳,三句话就把他打发了。情感已无所寄托,阿胖却依然一次又一次呆望明月,很虔诚也很凄惨。“ 知道神农架么?” 我一愣神,点点头。 “我想放暑假去看看。” “你?一个人?” “嗯。&rdquo
独白今夜有暴风雨电台劝告 行人赶快回家我却撑着一把伞 独自出门风很大 雨也很大我的伞在风雨中 喘息 挣扎忽然又脱手飞去(它就这样飞去了)不知找了多少胡同我终究没能再见到那把黑色的尖 尖 的 雨伞博客网版权所有

anying1969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